Science of Acoustics
声学领先
新闻中心
千万奖金花落谁家? 新能源企业年终奖差异大
来源: 发布于:2016-02-15
 过年了,各家公司的年会也开得差不多了,年终奖分配案一一浮出了水面。

  2015年可谓是“新能源”行业的发力之年,这一领域的公司年终奖到底怎么发的?《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了诸多新能源企业的中高级管理层,为你揭开这一谜题。

  数千万年终奖花落谁家?

  老板们要发年终奖,得有一个判定的方式。结合去年国内新能源市场的表现看,企业年终奖的发放有了不少理由。

  2016年2月5日,国家能源局的消息是这么说的:截至2015年年底,中国光伏发电累计装机容量是4318万千瓦,成为全球光伏发电装机容量最大的国家。

  国内的光伏电站为3712万千瓦、分布式606万千瓦,年发电量392亿千瓦时。2015年,我国的新增装机容量1513万千瓦,完成了2015年 度新增并网装机1500万千瓦的目标,占全球新增装机的1/4以上,占中国光伏电池组件年产量的1/3,为光伏制造业提供了有效的市场支撑。

  不过,装机只是参照系数之一,真正的发电量是多少,你才会对整个市场有更完整的判断。统计数据称,“全国大多数地区光伏发电运行情况良好,全国全年 平均利用小时数为1133小时,西北部分地区出现了较为严重的弃光现象,甘肃全年平均利用小时数为1061小时,弃光率达31%;新疆自治区全年平均利用 小时数为1042小时,弃光率达26%。”也就是说,甘肃和新疆的实际弃光率还是较为严重的。结论是什么?年终奖的整体发放情况,或许就没有预想的那么好 了。

  不过,绿色科技行业不乏有出手阔绰的老大。互联网界的土豪们,动辄一大票的期权奖励、捷豹宝马豪车送上,有的也再增加一些北极双人游、全员豪华游轮和五星级宾馆等,相比之下,新能源领域的老板们更实在一些,直接用现金来感谢员工。

  一家规模较大的新能源上市企业地区子公司团队(约几十人),拿到了总计数千万元的年终奖。这家地区子公司并不在甘肃、新疆等限电区域内,由于业绩完 成相当出色,包括开发、工程、财务、运维、人事及法务等人人有份分享这笔巨奖,主要按照自己的贡献进行年终奖发放,创出该公司成立之后的年终奖励最高纪 录。据了解,子公司的部分高层奖金在50万元左右。

  事实上,这家企业一直都有很不错的激励政策。此前,该公司的某部门完成了将近1年的重要项目后,老板十分任性的给十多位员工包了每人10万的红包予 以奖励。而这部分的红包还不计算在年终奖里。当然,该企业的员工并不是随意拿到年终奖的。加班时间不定、对每一次的招投标都倾尽了全力,通过自己的辛勤汗 水获取奖励理所应当。

  “我个人觉得,这种奖励的做法要比一些公司好。有些公司的文化是,你做再多也不会有任何奖励,最多发发小礼物什么的。对于我们这样的项目开发、一线 销售人员来说,其实还是需要一些实质性的激励问候。”该公司一位管理层对本报记者说道,“话说回来,我们公司的有些业务部门如果没有完成当年任务,比如说 电站开发数量、并网量未能达标,年终奖是不能跟上面那家子公司相提并论的。这种赏罚分明的做法,其实也体现了老板及公司高层的管理风格,大部分人还是认同 的。”

  没有拿到年终奖的公司多么?

  在本报记者调查的10家公司中,有6家都发放了年终奖,4家没有发放年终奖。

  发了年终奖的企业,有3家是按照职员业绩、绩效做的安排,另外3家则是通过月薪叠加方式给员工“送红包”。

  《第一财经日报》曾报道,智联招聘发布的最新调查显示,2015年中国经济放缓已经对白领的收入产生直接影响,年终奖均值都较2014年有明显下降。

  2015年,白领年终奖的收入不太乐观。

  在10615份调查样本中,只有三分之一的白领预计能拿到年终奖,且年终奖的平均值由2014年13613元降为2015年的10767元。数据显 示,从不同行业来看,金融行业白领的年终奖平均数高达1.7万,其次是能源/矿产/环保行业和IT/通信/电子/互联网,年终奖平均数也超过了1.4万; 服务业的年终奖平均值最低,仅为6102元。

  多位新能源企业的管理层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同一家企业中员工所拿到手的年终奖都有所差距,这也是基于各自底薪所致,“通常情况下,我们都是14个月到15个月的月薪,也就是说年终拿到2到3个月的奖励。”

  智联招聘发布的数据还显示,从不同城市年终奖的均值来看,杭州白领的年终奖平均值最高,超过1.5万元,其次是北京白领,年终奖均值为14412元,上海白领以13532元的年终奖均值排名第三。

  不过在新能源圈内,情况并不是这样。杭州新能源公司代表并不是很多,其中一家公司的内部年终奖发放也是按月薪叠加的方式来计算,不少员工没有股权 激励;大部分的新能源公司则集中于上海、江苏及华东地区。“以地区来观察新能源圈企业的年终奖发放,可能有失偏颇。主要还得看具体公司、具体职位、工作性 质。”一位上海当地的光伏企业高层对记者说。

  据记者了解,发放年终奖较多的公司集中在上海,几乎都是一线公司。而本报记者提及的上述那家豪气发放数千万奖金的企业,总部并不在上海

  从工作性质来看,拿到年终巨奖的是光伏电站项目开发、销售人员、证券IPO部门等。其中如上海一家光伏企业在年会上直接发放了一个大红包给该公司的 国内销售团队。销售激励方面,这家光伏企业一向豪气,该光伏销售团队去年的回款总额在60亿元左右,按照行业内部的销售激励返点来看,其团队获得的年终奖 约200万元,而一个类似销售团队的人数约不超过50人,也就是说人均有几十万元的年终奖。

  不过,另一家同行公司的销售团队并没有拿到高额红包。“原因在于,整个光伏行业处于平稳上升阶段,某个地区市场起来后,并不一定就是销售人员的功 劳,而与当地政策、其他竞争者进入及当地市场需求等诸多因素密切相关。销售人员不是没有功劳,但不应对他们的功劳过于夸大。”前述上海光伏企业高层就告诉 本报记者,他们公司也会对销售人员有较好的奖励政策,但相比之下更理性一点,“一旦市场发生了变化,部分销售人员可能会调往另一个地区。假设完全按照销售 业绩来控制对方,从管理上看不是最合适的方法。年终高额奖励加上平时的公司季度、月度奖励,是较适中的方式。”

  他也表示,如果全部现金做奖励,容易适得其反,“有些人为了获得最终的那笔奖金,有可能不顾一切,甚至触犯相关法律条款,这不是公司的企业文化。”

  而4家没有发放年终奖的企业,则各有各的理由。据了解,2家新能源公司于2015年的股价表现不理想,部分员工已离职,企业资金也短缺。而留守该公 司的一部分员工,有的是因底薪较高,有的则是确实不好找新工作。另一家没有发放年终奖的企业正处于创业阶段,公司管理层、高层也都达成了一致,今年不发年 终奖。但该公司的员工底薪,本身在行业中就处于较高水平,即便没有发放年终奖也得到了同公司员工的理解。还有一家新能源企业,则将年终奖的发放时间放至了 今年4、5月份,届时会按照各个员工的实际绩效、工作年限等综合评定。

【返回】【打印】